AG集团【真.热门】
销售热线:
0531-61345555


    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文章 >
     
    新一:我是新中国的一个兵(上)
     

      5月3日上午10点,济南上空警报响起,这是在提醒大家,震惊中外的“五三惨案”86周年了。警钟长鸣,勿忘国耻。让我们走近日本侵华战争的亲历者、受难者,也是日军在华暴行的见证者、抗击者——新一老人,在老人口述的历史中,日军的侵略事实容不得半点质疑。

      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她有多次出生入死的经历,今天提到日军的暴行,仍然胸臆难平:“小时候在哈尔滨上学有外语课,可以选俄语,也可以选日语。但是同班同学都不学日语。因为看了他们的行为,心里头恨。”

      新一原名姜慧卿,1923年出生在海参崴。AG集团,父亲姜云清老家掖县(现莱州),小时候家中贫苦,跟随本家闯关东,先到了哈尔滨,又到了俄罗斯,学了一口好俄语。后来他成为一名铁路工人,在新一6岁时,全家离开苏联,回到了哈尔滨。

      “街上到处是日本兵在转悠,离家不远处还设了日本兵营。更可怕的是,几乎每天都能听到日本人杀害中国人的消息。”新一回忆,父亲告诉全家人,日本人占领了我们东三省,强盗打到咱家门上了,出门要格外小心。

      在新一童年的记忆中,侵略者残暴的行径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一天,新一和几个同学放学一起回家,突然从远处传来了枪声,孩子们吓得马上藏在了土堆后。新一胆子比较大,探出头来一看,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几个日本兵正拿行人当活靶子,练习射击。他们朝着行人乱开枪,打倒一个就手舞足蹈一阵狂笑,再去瞄准下一个目标。行人有的吓得卧倒在地,有的乱躲乱藏,好几个人毫无防备地死在日本兵枪口下。

      孩子们藏在土堆后,直等到太阳落山才出来,拼了命地跑回工棚住区。刚才的枪声使得许多工友和居民十分不安,纷纷关门闭窗。那几个学生的父母家人,都焦急地在门口张望。当看到自己的孩子回来了,家长们赶紧把孩子拉进屋关紧门。原本热闹的大街变得寂然无声。

      她和几个女同学放学回家,路过一个日本神社,一队队日本人,有男有女,双手合掌跪拜。新一正在好奇,突然被尖利的叫喊声吓了一跳。几队日本兵正嗷嗷地练刺杀,被刺的靶子是十几个五花大绑的中国人。更为恐怖的画面是,日本兵放出几只嘶吼的狼狗,疯狂地撕咬被绑的受伤者……

      新一的家靠近日本兵营,等于挨着魔鬼洞窟。日本兵不光烧杀抢掠,而且经常出没民居,奸淫妇女,无恶不作。各家的女人故意穿得破衣烂衫,把脸抹黑,生怕“鬼”上门。在新一的童年回忆里,日本兵的飞机几乎整天在头上飞,空袭警报呜呜响个不停。警报一响,父亲领着全家人躲进地下防空洞。那里挤满了人,大人用手捂着小孩的嘴,不能出声,否则被鬼子发现,全都没命。

      新一注意到,在这些危机四伏的时刻,父亲安顿好自己的家人后,还会维持大家的秩序,在慌乱的人群中,显得与众不同。他曾亲眼见过孙中山演讲,喜欢给孩子讲“民主革命”、“”,东北沦陷后,他以切肤之痛告诉孩子们,“不当亡国奴”、“要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

      新一就读的哈尔滨女子第一中学,是一所很有名气的学校,但在当时成了日本侵略者推行奴化教育的场所。学校使用日本教材,建起了“神社”,让学生去朝拜。对这些新一暗中抵制,消极应对,有一次,甚至莽撞地用书包砸了一个冲她吹口哨的日本小流氓。

      一些进步学生向新一介绍进步书刊,邀她参加活动,新一以饱满的热情融入到中国领导的抗日救亡斗争中。她天生胆子比较大,曾拿过哈尔滨市少年女子短跑比赛冠军,动作敏捷,灵活得像一只猫。生性活泼开朗的她,经常在大同学的掩护下,利用晚上在教室里、楼梯上、礼堂里、钢琴上、厕所内张贴抗日标语。

      1937年初,在一次铁路工人大罢工中,姜云清的中共党员身份暴露了。母亲领着她和弟弟乃玺,什么都没有拿,就像上街去玩儿一样,踏上了南下的火车。直到火车开出了山海关外,父亲才从火车的另一头走来,和家人相聚。

      城里女学生的到来,引起了村里人的关注。新一今天笑着回忆,自己留着短短的学生头,乡亲们说像“鸭子腚”。这年春节,是新一在老家过的第一个节,父亲让孩子们给祖先鞠躬。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父亲找来两把刀和几个大白菜帮子,在菜帮上写上“日本鬼子”字样,让新一和乃玺拿来出气。两个孩子使劲剁,嘴里嘟囔着:小鬼子,滚回老家去!一直把菜帮剁成了泥。

      新一被送去青岛上学,不到一个月,青岛失守,她又回到了老家。她的心情平静不下来。哈尔滨早已回不去了,卢沟桥事变爆发了,现在青岛又失守了,这一连串的事对她打击很大。在东北,她尝到了亡国奴的滋味,如今只有一个信念:中国不能亡。她急于奔赴抗日前线。

      1938年春天,胶东抗日游击三支队来到掖县,办了各种培训班。姜云清兴冲冲地告诉女儿,想上学可以去考试。新一马上跑去报名,参加了“国防训练班”考试,考了第十四名,顺利录取了。“国防培训班”以政府的名义举办,新一是班上最小的学员,才14周岁。她有文化,聪明伶俐,政治上比较成熟,很快成了骨干分子。不久,她加入了的秘密外围组织“青年救国会”。

      时年15岁的新一,被组织分配到掖县青年训练班当老师。这个训练班专门为培养干部,实行军事化管理。新一不光讲课,每天还带学员出操、训练,做群众工作。为了教好“新文字课”,她学一点儿教一点儿,看见什么拼什么,简直像魔怔了一样。她刻苦学习的精神和灵活的教学方法,在师生中赢得了很好的口碑,成了一名出色的“小教员”。

      1939年5月,青年教师训练班的负责人之一范金棠,搬到了新一的宿舍。6月的一天晚饭后,她忽然搂着新一的肩膀问:“小姜,你想不想参加?”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新一成为一名光荣的员。


    上一篇:相约大美天茂湖聆听中国好声音 海选第二场即将       

    下一篇:长春天茂湖前行人被撞倒 司机肇事逃逸后被抓
    Copyright©2015-2019AG集团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