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集团【真.热门】
销售热线:
0531-61345555


    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常见问题 >
     
    AG集团长沙精英男照片被婚介公司拿去吸引大龄女
     

      已经在自己微信里存在一年多的 好友 ,真正在见面时却不认识自己,家住长沙的李美(化名)至今想起那次与汪先生的偶遇都觉得 尴尬 。与对方交流后,李美得知另一个令她吃惊的情况:微信中的 好友 从头像,到朋友圈都在复制汪先生的,内容从国外旅游照片到普通生活感悟不一而足,时间长达三年之久。

      两人在对比双方的微信好友之后,发现两人有一个共同的好友,长沙一家叫 邂逅良缘 婚介机构的红娘,该机构为百合网的线下加盟店。早在一年前,属于大龄未婚女青年的李美在婚恋网站世纪佳缘上认识了一个自称是汪先生的微信好友,后这名好友将李美推荐至 邂逅良缘 婚介机构,李美缴纳1万多元的服务费用。

      李美将这一情况向潇湘晨报记者反映,她怀疑,是婚介机构的人员利用他人的信息,冒充他人身份取得吸引大龄女青年信任,然后骗取她们前往这家婚恋机构接受服务。

      潇湘晨报记者通过暗访确认: 邂逅良缘 婚恋机构婚介机构的服务费用,从最低的数千元到最高10多万元不等。工作人员利用一些条件较好的单身男性真实信息,通过复制他们的微信朋友圈信息,打造出一个 高富帅 形象,然后通过婚恋网站等途径结识女网友,虚拟在线下婚恋机构找到对象的情节,并向女网友推荐这家婚介机构,吸引其前去消费。

      如果不是 5 月 17 日下午那次巧合得不能再巧合的偶遇,李美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受骗了。

      5 月 17 日下午 4 点多,李美和几个好友一起在河西的一家咖啡馆聚会。突然她在对面的一个桌子边看到了一个 熟悉 的身影——汪先生。

      李美今年 33 岁,是一个 大龄剩女 ,现在在一家贸易公司工作,交际面不宽,因为 不将就 的择偶观点,她至今还是个单身。迫于家庭等各方面的压力,她还是试图认识更多的异性朋友,希望早一点找到自己的归宿。早在一年前,她在婚恋网站世纪佳缘上看到一名男会员的信息,从外形上看很不错,对方主动和她联系,两人加上了微信。

      在与对方加上微信后,李美看了下对方的朋友圈,并与这名网名叫做 俏先生 的男子聊了起来。 俏先生 自称姓汪先生,长沙人,现在沿海工作,从事进出口贸易,是一名 剩男 。两人随后时不时会在微信上聊聊。

      俏先生 的头像很帅气,从他的朋友圈可以看到,他曾是长沙某重点中学的学生,喜爱足球,经常去国外旅游。李美说,在和 俏先生 交流时,她虽然感觉两人对待一些事物的观念上有些不一样,但还是将其当作一个朋友了。

      两人虽然一直以来没有见过面,但李美有时看到 俏先生 发朋友圈,会给他点个赞。

      今年 5 月 17 日,李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会在咖啡厅偶遇这名好友。李美一眼就认出了她微信好友中的他。 因为他经常发自己的自拍,而我记人脸的能力又比较强。 李美说,自己和好友说了之后,决定上前去和他打一下招呼。

      我当时就过去打招呼,他礼貌性地回复了一下,但感觉并不认识我。 李美说,当时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于是她就想到最近 俏先生 前一阵时间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结婚证照片,于是问他 最近结婚了怎么样啊? 然而对方却说 我没有结婚啊 。

      对方的回复让李美愣住了,她认为自己可能认错了人,之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之后她和几个闺蜜讨论后,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微信朋友圈那个人就是现场,对方却不承认呢?

      闺蜜说我是不是遇到了骗子。 李美之后又拉上自己的一个闺蜜,再次找到这名男子。

      我可以看下你的证件吗? 李美和这名男子说,自己已经加了他的微信有一年多,并打开了 俏先生 的微信朋友圈。对方看了之后,说出了一个令李美十分吃惊的情况, 他在复制我的朋友圈。

      这名男子说,自己确实是叫汪先生,但 俏先生 使用的是他之前用过的一张头像。汪先生打开自己的微信,李美对比发现, 俏先生 的微信朋友圈和汪先生高度重合。

      汪先生本身是一个很爱发朋友圈的人,平均每天都会要更新几条,他的第一条微信朋友圈是在 2012 年 5 月发布,而 俏先生 的微信朋友圈从 2015 年年初开始就大量复制他的朋友圈。

      从自拍照到家人聚会照片,从在国外出差旅游的所见所闻,到足球赛后的感悟,从收到中学老师的来信,到一次运动后受伤,或者收到交警罚单后的吐槽, 俏先生 每隔一两天就会抄袭汪先生的朋友圈一次。

      记者对比俩人的朋友圈发现,汪先生在朋友圈发布的照片明显像素会高一些,并且在国外旅游时都会显示具体定位,而 俏先生 发布的照片像素都较低,并且没有定位。

      知道被复制了后只觉得非常愤怒。 汪先生说,经过他和李美交流之后,发现他们有一名共同好友,就是一家名为 邂逅良缘 婚恋机构的女性红娘罗某,平时他们叫她 罗老师 。

      李美说,在她在网上认识了 俏先生 后不久,他曾经在 2017 年 5 月 20 日发布过一条 刚刚好 的状态,并配发了一张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的照片。 之后他给发微信,说他是在邂逅良缘找到的对象,那边好的资源非常多,说把我的资料也给了机构的红娘罗老师。 李美说,出于对 俏先生 的信任,她加了罗老师的微信,并在在第二天赶到了位于长沙市开福区黄兴南路上城金都大楼的邂逅良缘机构,并在红娘罗老师的劝说下缴纳了 1 万多元的会员服务费用。

      而汪先生说,他之所以有这个罗老师微信,是他曾经也到达过这家婚恋机构接受过服务。汪先生说,他今年 30 多岁,对于婚恋问题,家里同样催得很紧。早几年他在深圳的时候,曾在一个商场路过一家大型婚恋平台百合网的线下门店,并主动进去咨询。对方在询问了他的相关情况后,登记了他的个人资料,但由于需要收费,他就离开了。

      2015 年,他曾经回到长沙创业,期间就接到了罗老师的电话,询问其婚姻状况,了解到他还没有找对象之后,罗老师加了他的微信,多次向他推荐女会员。 后来我一次有空,我也去过一次邂逅良缘,但一开始说也要收费,我就拒绝了。 汪先生说,但罗老师后来还是继续给他安排会员见面,他也曾经见过一些,但没有合适的,加上之后又回到深圳工作,他几乎没有再和罗老师有联系。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李美分析,很可能是邂逅良缘的罗老师利用了她手中持有的汪先生的资料,注册一个新的微信号,并不定期的复制汪先生的微信朋友圈, 复制 出一个优质男生的形象,再制造这名男生在邂逅良缘找到对象的假象。

      令李美感到可笑的是,在今年 1 月 8 日, 俏先生 晒出了结婚证照片,在 4 月 19 日,还曾发布 今天我结婚啦 的状态,罗老师还在下面留言互动称 你的婚礼我委托李老师过来参加了 。而汪先生至今还是单身,不存在结婚一说。 骗子真是太入戏了。 李美说。

      因为像这个年纪还没有找对象的,大多都是有一定要求的,不会随便将就的。婚介机构这么做,就会让人产生联想,像那种条件较好的都能在他们那里找到合适的,那这个机构的服务水平应该很高,资源也很多。 李美说。

      李美说,实际上,她后来在该机构接受服务过程中,虽然红娘推荐过几个相亲对象,但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之后便要求暂停了服务。

      6 月 1 日,潇湘晨报记者以相亲者身份来到邂逅良缘机构婚恋平台。一名叫周辉的红娘接待了记者。据其介绍,该机构为 高端订制婚恋平台 ,有两万多会员, 成功率有 78%,有专业的红娘团队,目前已经加盟百合网,即将更名 百合网约会吧 。

      根据相亲者不同的要求和自身条件,该机构推出了不同的收费策略,从数千元到数十万元不等,其中 钻石爱情定制 一年的服务费用高达 20 万元。在记者在邂逅良缘暗访时,也见到了此前为李美服务的罗某。 罗老师成功非常高的。 周辉介绍罗某时称。

      据两人介绍,他们的很多会员都是 慕名而来 ,所有会员的资料他们都是严格审核的,比如身份证、学历证、房产证等等。除此之外,公司还有猎头部门从其他婚恋平台挖掘一些优质资源。 真实我们是摆在第一位的。 罗某称。

      而曾经在邂逅良缘接受过服务的彭先生告诉记者,他曾经在相亲网站上注册过,后来邂逅良缘机构的工作人员找到他,他曾经也到达这家机构,但没有支付任何费用。因自己外形条件较好,后这家机构工作人员主动联系他去见女会员。后来他和婚介机构工作人员达成默契,一方面他可以随意挑选女会员资料,要求安排见面,另一方面,当机构需要配合机构去见一些女会员。

      最多的时候一天要见七八个,她们的照片其实我已经见过了,我并没有兴趣。 彭先生说。

      那么之前使用他人资料来诱导李美去邂逅良缘机构的究竟是否是该机构的工作人员呢?记者以该机构涉嫌虚假宣传和消费欺诈为由向开福区通泰街工商所反映,该所所长谢文胜认为,此事应由民政部门或者公安部门管辖,而记者从开福区民政局了解到,民政部门对婚介机构没有审批权也无执法权。通泰街派出所负责人也表示,记者反映的情况属于工商部门管辖。

      6 月 9 日,记者来到邂逅良缘机构取证,此前记者查询到,该机构工商登记名称为湖南邂逅良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到达该机构后,记者登陆了李美的微信,直接对微信好友 俏先生 发起视频通话。微信另一头通话视频的声音居然在就在该公司办公室响起,令记者没想到的是,在几秒钟后,对方竟然接通了这个视频通话,视频通话的另一方就是记者此前见过的罗某。

      罗老师的办公室是该公司最里面的总经理室。面对记者突然造访,罗老师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竟然开始将房间的窗帘拉上。

      面对记者质问为何其为使用 俏先生 的微信号?罗老师开始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她首先称,她使用的是汪先生的手机,后又改口称她和汪先生是朋友,她收汪先生之前委托登陆他的微信,并称汪先生已经结婚,并称参加了汪先生的婚礼。

      然而汪先生说,他至今还是单身,更不可能结婚。在记者告知罗老师真实情况后,罗老师这才承认其是在冒充汪先生在网上欺骗消费者。

      罗某称,她从业已经 10 多年,目前是邂逅良缘机构的总经理,之前在我主良缘、百合网等单位都工作过。汪先生是百合网的会员,她通过百合网的资源联系到汪先生,后为其提供服务。

      罗某称,利用仿造的微信诱导消费者,是婚恋行业的普遍做法。至于复制汪先生的朋友圈,是 被他的朋友圈吸引了,也希望吸引到别人。 我太喜欢看他的朋友圈了。 罗某称,她自认为是耍了 小聪明 ,通过 俏先生 这个号她曾经吸引了多名会员,并且还有一个会员成功找到了对象。

      罗某称,自己最近很少利用这种微信在网上聊天。然而记者在罗某的办公室发现了多个手机,其中有一个手机上微信登陆的正是 俏先生 的账号,从聊天记录可以看到,近期她一直没有停止过通过这种方式吸引女会员到机构接受服务。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认为,该婚恋机构的行为已经构成消费欺诈,消费者可以主张退一赔三,同时,工商行政部门可以给予行政处罚。记者在掌握了相关证据后,再次向开福区工商局反映,目前相关科室负责人于 6 月 19 日到达该机构进行执法检查,并要求该机构负责人到工商局接受调查。

      (原标题:细思极恐!长沙一精英男爱发朋友圈,竟被婚介机构“克隆” 3 年去吸引大龄女青年)


    上一篇:AG集团解决性生活中常见的问题       

    下一篇:AG集团锂离子常见问题原因分析及解决方案
    Copyright©2015-2019AG集团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